疫情之后的新常态,什么将发生改变?

“第127届广交会于6月中下旬在网上举办”这个消息的公布,可谓是众望所归。…… 我国在数字经济方面的发展,也使得我们有条件举办“网上广交会”……

自创立以来,蔻信网络坚持初心,不断将新型互联网技术应用到产业数字化和信息化中的同时,也在提升对企业管理技和销售业务的深度理解,以及软件服务的专业性。

导读

4月7日,央视新闻播发了《国务院:第127届广交会于6月中下旬在网上举办》。广邀海内外客商在线展示产品,运用先进信息技术,提供全天候网上推介、供采对接、在线洽谈等服务,打造优质特色商品线上外贸平台,让中外客商足不出户下订单、做生意。


“第127届广交会于6月中下旬在网上举办”这个消息的公布,可谓是众望所归。举办“网上广交会”,可以让贸易不受时间和空间的(展台、谈判室、酒店)等因素限制,更重要的是,过去贸易走的是量,未来要更加精耕细作。“网上广交会”恰好可以提供这样一次机会,我国在数字经济方面的发展,也使得我们有条件举办“网上广交会”。

新常态: 发生在疫情之后,什么将改变?

作为在线下已经举办了126届的广交会,这样的大型活动改为在线举行,只是传统商业活动,在新常态化下开始改变的一个信号。这也意味着,我们的某些生活和商业模式,也将必须做出某些改变才能更好的应对。

part 1:做产业连接器

在过去的数十年间,商业活动的开展一直基于有线网络的方式,建立商业拓扑结构。“人、货、场”的资源连接,受到一定范围的限制,在应对新科技发展所带来的趋势改变,以及所面对的新挑战方面,也取得了一些经验积累和零星的成功。当下,传统产业正处于商业转型的关键节点中,疫情的发生,加速了这一转折的速度。

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智能设备技术的日趋成熟,打破了传统商业在时空和距离限制的条件下,所建立的商业模式;“人、货、场”的连接将发生新的改变,也必将推动一些新的商业需求和商业增长的出现。

新能力建设 

产业背景。这是传统产业在这场转型中的最大优势,深扎专业领域做足长板,保持竞争优势。

拥有PaaS(产品即服务)的能力。通过居间服务商或外包的方式,完成企业的IT能力建设,实现企业现代化的服务力和互联网影响力。

全流程价值链的延伸服务。联合上下游产业建立(研发、制造、供应链、产品、服务)交易管理平台,通过连接创造交易价值。


part 2: 关键任务清单

对于市场进行动态化关注,并获取颗粒度越来越细的关键信息,已经是每家公司运营管理层的新日常工作。对于关键问题清单时时刻刻的变化,保持实时关注,有助于决策的制定和应对策略的即时应变,这一点至关重要。

你需要制定一项新的沟通策略,包括沟通内容、频次和沟通对象。沟通对象可以是员工、领导团队、客户以及商业伙伴。

关注现金流和损益表,并进行压力测试。评估和分析公司的收入模型,关注重点市场的收益,并预估未来发展趋势,以此来保持对市场动态变化的足够灵敏,适应新常态下的变化。

向处于业务前端的市场部输入紧迫感。在疫情带来的冲击下,管理层要给您业务前端团队做好授权,即使业务面临倒退,敢于突破,市场也仍有增长空间,比如:开展在线业务、在特定区域,细分市场、特定客户等。

对客户保持忠诚。加强与客户保持连接和沟通的纽带,在紧急的情况下,特事特办,并为忠实的客户提供与众不同的有效解决方案。

建立应急运营计划。制定危机应对计划,应对危机爆发时保持公司继续运营,考虑清楚各项支持条件、考虑清楚稳定供应链的条件。

保护好员工。随着工作场景的改变建立新的工作流程和制度。

确保IT系统的稳定。这个在现在和将来都会非常重要。

提升社会声誉。加强社会声誉,发扬社会正能量,做正确的事情。


关注和积极乐观的应对市场复苏。根据全球疫情的发展情况,企业家要分析和评估经济复苏的趋势,是V型、U型、L型复苏,还是其它形态?目前我国正处在V型复苏阶段,未来一段时间将进入快速反弹阶段。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也将走向V型复苏,欧洲市场将走向L型复苏。


part 3: 什么将发生改变?

现在,变化已经成为新常态,一个比一个快的变化,影响和改变着我们的生活。所以,商业经营中也必须做出某些改变来应对这些变化所带来的影响。以下问题值得深入的思考---

疫情解除后,消费者能否回归到疫情发生前的消费模式,在线业务模式是否会成为长期存在?

B2B交易的客户会做出采购模式的改变,只在线采购吗?供应链将发生哪些变化?将有哪些新的保障措施?传统的营销和促销形式会以怎样的形式存在?

是否会出现新的发展机遇,诸如保险、医疗、健康和养老产业? 这些变化将产生什么影响?


没有人可以完美预测未来,但是如果企业能够及时的采取应急措施,做出正确决策,并在整个疫情期间考虑上述核心长期问题,为未来的一切做好万全的准备,相信企业将更好的把握关键时刻。


【参考资料】

1.《疫情爆发是黑天鹅还是新常态?》,文/ Andrew Winston,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评论

2.《应对新型冠状病毒:首席执行官们当前面临的重大决策以及疫情后的紧迫问题》,文/ Mai-Britt Poulsen , Joe Davis , and Lars Fæste,波士顿咨询公司